以色列和伊朗的军事冲突不可避免?--41彩票网

发布时间:2018-05-14 19:48:06

以色列和伊朗的军事冲突不可避免?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核协议一天后,以色列和伊朗就爆发了“交火”事件,局势一度非常紧张。

  据法新社5月11日报道,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核协议一天后,以色列和伊朗就爆发了“交火”事件,局势一度非常紧张。

  伊以军事冲突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俄罗斯、法国、德国、英国和欧盟呼吁双方保持冷静,而美国则将矛头直接指向伊朗,强调以色列的“自卫”权利。同时,英国和德国也站在美国这一边,谴责伊朗对以色列占领的戈兰高地的火箭弹袭击,而法国重申对“以色列安全的坚定支持”。

  据《国土报》11日报道,以色列情报部门称此次针对伊朗的空袭暂时告一段落,但会处于高度警戒状态。以色列“蠢蠢欲动”,动作频频到底为哪般?美退出伊核协议,伊以矛盾更加凸显,是否会酿成更大的冲突呢?

  以色列在叙利亚战场上秉持一贯作风。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4月24日报道叙利亚哈马省和阿勒颇省多个军事目标遭到导弹袭击造成约26人死亡。虽然以色列并未主动承认这次袭击,但其做法符合人们熟悉的模式。

  近年来以色列军方对叙利亚的导弹袭击不下百次,其目标是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和黎巴嫩军事力量。

  叙利亚境内武器流向问题一直是以色列的“心病”。不论是伊朗直接加大对的武器援助还是俄罗斯向叙利亚提供先进武器,都会挑动以色列“敏感的神经”。

  在以色列看来,将先进武器交给三国中任何一方,都等于交给伊朗与其在黎巴嫩的代理人。尤其在7日黎巴嫩大选中成为“赢家”,德黑兰的影响力势必扩大。什叶派武装在叙以边境威胁问题更是以色列“底线中的底线”。

  如何降低伊朗和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关乎以色列国家安全,以色列更不允许两大威胁力量出现在戈兰高地周边40公里的范围内。

  而现今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以色列积极支持。并在美刚刚发布声明一小时后,迅速对叙空袭。自2015年伊朗和伊核问题六国达成历史性的全面协议以来,以色列就表达了强烈不满,内塔尼亚胡称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历史性错误”,这也一度造成他与奥巴马政府之间的裂痕。

  不过随着特朗普的上台,美国在伊核问题上态度逆转;加上近年来,伊朗开始越来越多地介入叙利亚、也门等地区热点问题,这让以色列如坐针毡。

  耶路撒冷战略研究所主席埃弗莱说:“以色列对伊朗在地区事务中的作用非常关切,不仅仅是在叙利亚,同样在也门、黎巴嫩、伊拉克等在所有这些地方我们都看到了伊朗的“强势”,这跟伊核协议是有关系的。

  因为协议解除了很多制裁,事实上让伊朗获利颇多,而中东国家普遍认为伊核协议到期后,伊朗仍然能够继续其核计划。由此看来,不论是步步关注叙利亚战局,为黎巴嫩大选绷紧神经,还是积极支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其根本目标还在于伊朗,焦点便落在了伊核问题上。

  线年底一手扶植起来的什叶派武装力量,意识形态受到伊朗影响较大,同样仇视以色列。而在周日的黎巴嫩选举中获得胜利,这将进一步将这个国家带入什叶派的阵营。

  此外,伊拉克战争之后,中东旧有的战略平衡被打破。一方面是伊朗快速的崛起;另一方面沙特联盟的无所作为;三是一方面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局势意图建立并稳固俄-伊-叙轴心。

  目前的中东,除了以色列之外,伊朗已经成为了军事实力最强国家。如今,伊朗的实力上升势头不减,一旦拥有了核打击能力,以色列认为这是致命的威胁。

  重要的是,伊朗已经掌握了相当程度的核技术。这对以色列来说,是不能忍受的巨大威胁。

  伊朗不断地向叙利亚进行军事渗透,对以色列的威胁更加的迫近。虽然美英法对叙利亚发动了规模不小的空袭,但是,一没有对叙利亚政府军伤筋动骨,二没有改变叙利亚战场局势。这令以色列是既不满又恐惧。

  目前俄罗斯已经在中东占了上风,美国势必会遏制这个势头。但美国却在犹豫不决,以色列最怕美国真的从叙利亚撤军。以色列不断地介入叙利亚战事,就是意在搞乱叙利亚局势来拖住美国。以色列是美国控制中东局势的重要助手和堡垒,美国的国会政治很大程度上受犹太财团影响和左右。美以的利益和战略是绑在一起的。只要美国撕毁核协议,继续对伊朗实施严厉的制裁与封锁,就足以破坏伊朗的崛起进程。

  因而,以色列需要得到美国在伊核问题上的态度强硬。而从美国角度来说中东政策的推行需要得到沙特与以色列的支持,以便下一步在叙利亚危机甚至整个中东地区上使得沙特、以色列等国家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这样的话美国在中东可以更少地介入,及早地往后撤,这成为美以两国共同的利益选择。

  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局势已经高度紧张。以色列在叙利亚戈兰高地上聚集了大量的兵力并且以色列安全和军事部门还关闭了以色列与叙利亚边界、戈兰高地以及约旦河以东的航空。加上上月以色列议会刚通过一项提案,授权以色列总理和国防部长紧急情况下,可以直接宣战或批准重大军事行动。而就在特普朗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的两个小时内,以色列多批战机起飞执行任务,这似乎都是在为对伊开战做准备。

  伊朗方面虽未正式回应,但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5月10日报道,以色列新闻发言人称,在叙利亚境内部署的伊朗部队向戈兰高地以军阵地发射约20枚火箭弹。先前伊朗方面便扬言要让以色列从地球上消失,今天的这一举动不免让人认为是伊朗对于以色列动向的回应。

  伊核问题、伊以对峙与叙利亚乱局一道,成为中东大国角力的一个缩影。从某种程度上讲,伊朗核协议发挥着维护中东地区局势稳定的“保险阀”作用,撕毁协议将带来一定“战争风险”。

  就伊朗而言,其目前面临许多问题,首先伊朗的经济发展仍然缓慢、外国投资也尚未形成气候。美国加大制裁肯定会进一步加大伊朗国内的经济压力,如何应对这一危机是伊朗政府首先要考虑的挑战。此外,还存在诸如货币“断崖式”贬值,百姓质疑,为了维护在叙利亚的存在而不冒险与以色列国防军备展开武装冲突等一系列问题。

  但伊朗政府态度强硬。如果美以不断施压,伊朗将很可能重启铀浓缩活动,并且加大对叙利亚、黎巴嫩等地亲伊朗武装力量的支持。如果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频频出手,伊朗也必会奉陪到底。因为如果在叙利亚局势上对以色列节节败退的话,伊朗的地区影响力和什叶派盟主的地位将受到极大影响。此外,俄罗斯也必定不会袖手旁观。

  而对于以色列来说,地空协同深入叙利亚和黎巴嫩境内打击伊朗军事据点的成本和风险是以色列不得不考虑的。虽然以色列军队无论在装备水平还是作战模式上都远远优于伊朗和叙利亚政府。但在叙利亚战场,伊朗的军事顾问、叙利亚政府军、俄罗斯武装力量在训练或者装备上对武装和极端组织都占有压倒性优势。

  以色列国土面积狭小,缺乏战略纵深,如若直接开战,以军若不能迅速取胜,则很有可能陷入战争泥潭无法脱身。伊朗的弹道导弹更是对以色列构成有效威慑,其导弹虽载荷小、仅有常规弹头、威力有限、射程在中程范围内,但却可以对以色列这样国土狭小的国家构成致命威胁。正如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副指挥官萨拉米所言“以色列全境都在我们武器的射程范围内,无处可逃。”

  自奥巴马时期,美国的中东政策就一直处于收缩状态,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意在遵循其所谓的“美国优先”的理念,是典型的“单边主义”的再现。而目前俄罗斯已经在中东占了上风,美国势必会遏制这个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