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奔向美好新生活--492彩票网注册

发布时间:2018-05-30 20:03:40

下山奔向美好新生活

  昌吉市南部山区,“山好水好风光好”,但却面临着因过度放牧而导致的生态危机。

  去年,昌吉市提出,举全市之力攻坚,将两个牧业乡:庙尔沟乡和阿什里哈萨克族乡,打造成为全疆一流的牧民定居示范点,确保与全市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阿什里哈萨克族乡党委书记梁涛告诉笔者,全乡7000多名牧业人口,还有419户1803人没有从山里搬迁下来。

  近日,笔者跟随阿什里哈萨克族乡努尔加村党支部书记海拉木提驱车冒着雨向南部山区进发,车行近3个小时,沿着一条“S”形山路来到了山区老努尔加村住地,零距离接触这片区域的“最远一家人”。

  站在一片群峰绵延、沟壑纵横的宽大河床边,可以看见几栋残垣断壁的建筑在一片开阔的缓行坡上,这里是阿什里乡政府的旧址。沿河床继续向南而上数公里,一座不为人注意的小木屋坐落在缓坡上。跨进窄小的木门,笔者见到了51岁的哈那提别克,他的长子、23岁的哈利达克别克半躺在炕上,怀里抱着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羊羔,身边还有一只玩具猴子为伴,这是已考上大学的弟弟去年临走时送给哥哥的礼物。

  海拉木提告诉笔者:“哈利达克别克眼睛看不见了,残疾了。2015年5月,他骑摩托车去追自家一头受到惊吓后跑了的牛时,摔倒在了石头上,家里把大部分牛羊卖掉,凑了20多万元钱给孩子看病,由于送医院错过了救治最佳时间,导致了双目失明。”

  哈那提别克家被纳入低保户。这两年,在各方力量的帮助下,他家养了50只羊,同时哈那提别克还帮别人家代牧了40只羊,代牧一年能增加6000元收入。同时,他家享受到了昌吉市建立的政府基金分红项目,他家分到4000元的入股分红,另外每年还可以领到政府发放的1392元的草场补贴。

  为了帮助哈那提别克一家走出低谷,去年4月,昌吉市民政部门在城区一所盲人推拿学校给哈利达克别克报了名,让他学点技术,希望他能够自食其力,但由于他脑部受伤导致记忆力下降,最后没能被学校留下,只好回家继续治疗休养。今年,他们一家打算搬下山到乡上定居,目前已向村里交了1万元定居兴牧房的定金,希望搬下山后,能治好大儿子的病。

  昌吉市推进健康扶贫工程,农牧区低收入人口全参加了新农合,并取消了低收入人口在县乡两级医疗机构住院起付线%,大幅度降低了低收入家庭大病费用实际支付额。这两年全市低收入人口中已有224人在自治区、昌吉州、昌吉市、阿什里乡四级医院就诊,产生医疗费用201万元,报销补偿近154万元,提高5%后节省医疗费近8万元,免“门槛费”近5万元。

  在河的东岸,走进巴哈提·杰克森拜家,这是一个双残疾人家庭。见到巴哈提·杰克森拜时,他正在听半导体收音机,由于信号不好,他用一根细长铁丝做成的天线在搜索信号,“吱吱啦啦”的声音从不大的木房子里传出。

  由于种种原因,巴哈提·杰克森拜肢体行动不便,妻子古丽扎提是聋哑人,两个孩子都在城区读书,作为低保户,2016年初该村把他家纳入了低收入人口。这两年,昌吉市积极落实社会保障兜底扶贫工程,施行农村低保线和扶贫线“两线年,昌吉市补助标准提高为每人每年5280元,像他这样的家庭,可直接越过脱贫线头牛是巴哈提·杰克森拜家重要的经济来源。

  采访中,笔者看到一张《阿什里哈萨克族乡努尔加村“四位一体”便民联系卡》贴在他家的门后面,这是由昌吉市动物疾控中心6人组成的“访惠聚”驻村工作队留下的帮扶卡片,上面用汉、哈萨克两种语言填写,定期到他家走访,防止脱贫户再度返贫,已是这支工作队的常态性工作。

  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里年老的牧民,几乎都不会说国家通用语言,文化水平低,当畜产品价格发生变化时,牧民们难以摸清市场规律,无法规避市场风险。虽然柏油公路修到了山脚下,村里也盖起了120多平方米、宽敞明亮的文化室,但要组织全村牧民们参加一次文化活动,最远家庭的牧民要骑马2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这里。搬迁下山,实现物质和精神的双层深度脱贫,是一条最佳路径。

  从市区向西南约28公里,走进山下的阿什里哈萨克族乡,屋舍俨然,万木吐翠,7个新村如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点缀着这片原野。民居错落有致,学校、医院、文化室等设施一应俱全,宽阔的柏油路从村边穿行而过。耕地、养殖区、旅游风情园、设施农业园,多业态依次布局,让更多的牧民从山里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实现脱贫在这里有了“底气”。

  在新努尔加村,新峰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是近年来闪耀在新村里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目前合作社托管农牧民奶牛2100头、种羊2800只、育肥羊1.5万只、育肥牛1800头,带动当地土地流转1万多亩,常年有邻村340多名农牧民在这里打工,或把牛羊托管或土地流转后到村外打工。合作社通过模式化养殖技术和管理,不但大幅度提高了牛奶的品质,而且提高了鲜奶的价格,实现了养殖户和合作社双赢的目的。

  努尔加村党支部书记海拉木提告诉笔者:“目前搬下山来的农牧民大约有20%的家庭不再种地,从事着一些小生意或卖奶、打工等来谋生计,甚至有的家庭以200元的价格就把土地转包给别人种,自己去干别的。为让这片土地升值,现在村里已通过国家项目对这片土地实施了滴灌项目改造,若每亩500元流转出去,也是很划算的。”

  对于下山定居的牧民来说,农业生产并不是他们所擅长的,走土地流转、科学养殖、外出务工、自主创业等多渠道增收之路,才能走出一条成功转型之路。

  在阿什里村,包拉提已经有3年不种地了,院子里的16头奶牛每天需要他悉心照顾。“一天能产奶60公斤,每天都有人来收,每公斤卖2.8元,一天可以收入160多元钱。”包拉提说。

  阿什里村村民阿依肯在土地上经过多年“摸爬滚打”,又通过流转别人家200亩土地,自己当起了“老板”,年均收入达到了8万元左右。阿依肯说:“现在我一年从土地上得到的收入相当于以前在山里放牧两三年的收入,搞农业种植虽然辛苦,但也就是几个月时间,冬天还可以干些其他的活,再挣些钱。”